忆刘树农老师二三事 / 郭天玲

我的老师刘树农教授离开我们已经二年了。他那慈祥的容貌,特别是闪烁着智慧、坚毅之光的双目,却时刻在我的脑海望显现。

刘老师一生刻苦学习,勤于思考,不仅善于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学术思想上也独具特色,更难能可贵的是,老先生虽然经历三个朝代(满清、民国、新中国),年届九十高龄,却仍能随着时代的脚步,不断前进,就在他逝世前半年,光荣地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有这样几件事使我们深深感动。

“四人帮”横行时期,刘老师与许多知识分子一样,被扣上了“莫须有”的罪名,什么“地主”、“反动学术权威”等等而被打倒了,工资扣发,只给一点生活费。七十多岁的老人还要靠边劳动,下农村看病……。后来落实政策时,一下子补发了四千多元工资,刘老师却全部上缴国家,直到领导再三向他说明政策,国家不能接受时,他才领回了这笔款子。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知识分子的地位和待遇有了改善,但工资的调整主要体现在中青年知识分子,老教授的变化不大,相反,随着物价的调整,老教授的生活水平相应的略有下降。但刘老师从无怨言。有一次调整工资级差,刘老师每月可增加十多元,老人家感激地说:“我的工资已比中青年高了,领导上还想到我……”。老师的小儿子解放前就旅居美国,中美恢复邦交后三次回国探亲,每次都询问其父是否要彩色电视机等家用电器设备。刘老总是说什么都不要,钱也不要寄来。很多人不理解,包括家里的人也有些埋怨情绪。刘老师教育他们说:他们在国外生活也不容易,也是劳动所得,还要养活一家人……。直到一九八五年秋天临终,社会上彩电已不少见,象刘老师这样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的家庭,儿子又在美国,家中却仍然是一台黑白电视机。

一九八四年,刘老师已九十高龄,脑子仍十分清楚,可以毫不含糊地说,比我们年纪轻的还好,不仅反应敏捷,分析理解能力强,而且记忆力也很好。老师常说:“生命在于运动,用脑也是一种运动,脑子不用就会迟钝。”但老师的体力毕竟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明显下降了,抵抗力减退,容易染上感冒。为此,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交际和外出,在家从事著书写作,带教研究生。这一年单位里认购国库券的任务,大家没有惊动他,事后刘老师知道此事十分着急,嘱咐我们下次一定不要忘了告诉他。第二年,新的国库券认购任务下来了,刘老师得知后,立即认购了双份的国库券。我们明白,老师这是在弥补上年的漏购。“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凡是能为国家出力之处,刘老总是尽力而为,欣然以赴,体现了一个老知识分子对党、对社会主义的无限热爱的深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