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巷 / 未名

一人巷 / 未名

淮安府衙门西边有一条“一人巷”。巷里面不到十户人家,巷道狭窄得出奇,只能容一人出入。

据说不知哪个朝代,就有这巷子。本来巷道也并不怎么窄,别说两人并肩,就是三四个人摆成一字儿,也可走得过去。不过呢,这条巷子早先就有一点奇怪——巷子两边,南边横七竖八是几户矮小的房屋;北边却只有一堵白粉围墙,从巷子口伸到里头。围墙里住独户人家,几进房屋,院落宽敞,大门不在巷内,却偏偏开在巷口外的北首,朝东看起来很不顺眼。这独户人家,提起来很有来头,姓陶,是个靠替人打官司写状词的讼师,城乡闻名。他的笔头子很厉害,写起状词来专拈恶毒刁钻的字眼,谁也比不过他。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陶大刀。

陶大刀靠替人打官司写状词,敲诈勒索搞来的黑钱,置下了这座独宅大院,白粉墙正好就在一人巷的北半边,伸得长长的。他为什么不在巷内开大门,偏偏要在巷口北首开呢?原来心中藏着个刁钻奸猾、不可告人的主意。陶大刀借口他家的大门开得不够好。风水先生说是不吉利,要年年破土重建。他就抓住这句话,年年改修大门。外人哪晓得他修改大门是假,骨子里,……每年大门,一改动,顺带着也就把一大堵白粉墙朝前移动三五寸,把巷道圈进一截儿到围墙之内。他就这样儿暗用计谋,年年改动大门,年年移动围墙,年年圈进一截儿巷道。不消十多年,巷道越变越窄,最后只能容一个人进出巷子。

巷子里那些住户进出不方便,家家恨透啦,可是谁也斗不过陶大刀,他那个笔头儿着实厉害啊!况且他勾结官府,包揽词讼,府县衙门里上上下下他都有熟人,跟他打官司能打得过他吗?!俗话说“斗不过你躲得过”,巷子里那些住户都自认晦气搬家迁走了。陶大刀自然高兴罗。他有的是敲诈勒索搞来的黑钱,趁着别人要搬家,就把巷子里各家的房屋压低价钱买过来,整个巷子都属于他一家所有了。于是,大家气愤地把这个本来没有名字的小巷叫做“一人巷”。“一人巷”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巷道窄,只能容一个人进出巷子;另一个是巷子里只剩下陶大刀独家住宅。可惜好景不长。陶大刀夫妻俩只生下一个宝贝儿子,才几岁因出天花吃药无效死了。偏偏过了半年,陶大刀因为勾结外地江洋大盗,被抓进府衙门,案情重大,知府不敢包庇,将他关进大牢。他老婆本来因死掉宝贝儿子痛不欲生,现在又替丈夫的生命日夜担忧,在家愁闷苦恼,不免觉得活着无味,突然上吊自尽了。后来,陶大刀也在大牢里病死。这座大住宅里,只剩下陶大刀的寡妇妈妈,没有别的亲属了。府衙因陶大刀是判处长期监禁的重犯,一人巷里他家的房产照例没收归公,由官府出面变卖给百姓居住。

从这以后,一人巷又有了一些住户,不过巷子还保留着老样儿,巷道照旧那样窄。“一人巷”这个古怪的名字,也被人们叫熟,一直流传至现在。

(未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