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可法扛木头 / 陈凤雏

史可法扛木头 / 陈凤雏

明朝末年,清兵占领了半个中国,建在南京的福王政权风雨飘摇,危在旦夕。镇守江北淮安楚州的刘泽清,却整天在楚州城对酒当歌,“无暇”过问国事。他还大兴土木,建造府第,“居室壮丽、僭拟王宫”,百姓深受其苦,一时怨声载道。

史可法阁部知道这件事后,便单身微服到淮安私访。刚进郡城,适逢刘泽清的心腹将校正在拉民夫,行路人逃避唯恐不及,史可法却主动凑上前去看热闹。那将校见史可法身强体壮,难得的不请自来的好劳力,也不问他的身份来历,喝令士兵带走。史可法顺从地跟着士兵来到工地,被分派到运河边扛木头。他和众夫子边干活边啦呱,了解到知府刘泽清和巡抚田仰的许多不法之事。那负责监工的刘泽清的心腹将校,对待夫子极为残忍,整天挥着鞭子东抽西打,史可法身上也少不了挨过几下。有的夫子想逃跑,甚至被活活打死。史可法一直干到第三天,才有机会在府市口见到刘泽清。见刘泽清坐着马车阅工迎面过来,史可法把木头放过一边,攀住车辕大呼道:“学生为大人效劳三日矣!”知府的随从以为是寻衅闹事的。“刁民”,连忙吆三喝五的上前拉扯。史可法的脚下像是生了根,怎么也拖不动。刘泽清在车上大声喝道:“你是何人?”史可法从容的答道:“小的史可法的便是!”刘泽清闻言大惊,连忙下车仔细端详,果然不假,便磕头如捣蒜似的请史可法上车。随从人员也都立刻吓得失了魂,“唰”的一声齐跪下,请求恕罪。史可法乘车来到淮安驿,巡抚田仰也闻讯赶来参见。史阁部一脸怒色,严厉地斥责刘、田等人在此国家危急存亡之秋,不以国事为重,日事饮宴,不治城垣治府第。更有甚者,竟纵容士兵抢掠,村落为之一空,犯下了种种滔天罪行。如不痛改前非,改弦易辙,定不饶恕。刘、田二人听罢,面如土色,冷汗淋淋,便把责任都推卸到下级的身上。并忍痛命令将那个抓史阁部的心腹将校斩首,中止了府第的建造工程。

(陈凤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