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文 / 柳亚子

祭文 / 柳亚子

维中华民国元年二月十有一日,追悼会同人敬以热血满腔、心香一瓣,致祭于山阳殉义烈士周君实丹、阮君梦桃之灵曰:呜呼!往读韩退之《张睢阳传》至“南八,男儿死耳,不可为不义屈”①,未尝不头发上指,目眦尽裂,拔剑起舞,绕室狂走,不能自已也。天下无不死之人类,更无畏死之革命党。二烈士人也,又革命党也。生寄死归,付诸造化;断头沥血,还我自由。死何足奇,惨死又何足憾!所痛者,二烈士不死于光复以前,而死于光复以后;不死于沙场,而死于东市②;不死于祈战死,而死于莫须有;不死于青天白日,而死于漫漫长夜!谓二烈士当死,何以孙中山、黎宋卿至今不杀?谓二烈士不当死,则姚荣泽又何以至今生也?呜呼!祥麟威凤③,遽入网罗;社鼠城狐④,谁为戎首?钧天沉醉,问上帝其无言;画地为牢,对狱吏而谁惜!要之龙性难驯⑤,鸾翮易鎩⑥;宁为玉碎,毋为瓦全。此二烈士所由死欤!同人等或联盟社,或共里闬。伏剑当时,已愧田横之客⑦;斩衣今日,□为智伯之臣⑧。疾首痛心,亦固其所,乃有萍踪絮迹,觌面无缘;塞北江南,闻名不识。顾亦素车白马,迎范式于梦中⑨,斗酒只鸡,祭桥玄于身后⑩。斯又人心之所以垂死而不死,天道之所以将绝而未绝也。呜呼!秦庭羁客⑪,久赋《无衣》,建虏亡臣⑫,尚稽显戮。烈士之目,瞑乎不瞑?况又议和误国,荡虏无人。北庭小丑,尚婴僣窃之尊;南都政府,复有迁徙之议。降旛一片,行见重出于石头,铸错六州⑬,终已不逢夫干莫。江左为二烈士旧游,他日化鹤⑭归来,亦有铜驼荆棘⑮、新亭对泣⑯之感乎!呜呼!沧海横流,神州陆沉,瞻乌爰止⑰,于谁之屋,猿鹤虫沙⑱,同归于尽。吾侪方祈死之不暇,又岂徒为烈士悲也。呜呼哀哉!尚飨!

(选自《无尽庵遗集》)

注释:
①唐开元、天宝之际,安祿山、史思明发动板乱,张巡守睢阳被围,外援断绝,城破被执,敌以刃胁降,巡不屈。又欲降南霁云(张部大将),南未应,巡呼曰:“南八,男儿死耳,不可为不义屈。”霁云笑曰:“欲将有为也,公知我者敢不死。”亦不降,乃与张巡等同时遇害。
②东市:汉代在长安处决死刑犯人的地方。后因以东市指刑场。
③祥麟威凤:麒麟与凤凰,古代传为吉祥的禽兽,仅见于太平盛世,也比喻非常难得的人才。
④城狐社鼠:比喻依势为奸的人。
⑤龙性难驯:像龙的崛强难驯的性格。
⑥鸾翮(hé)易鎩:指鸟糞。鎩(sha),伤残。鸾翮即鸾的羽毛容易被摧残。比喻烈士青年遇害。
⑦田横之客:田横,秦末人,本齐国贵族。秦末曾从兄田儋起兵,重建齐国,后自立为齐王。汉朝建立,率徒党五百余人逃亡海岛;汉高祖命他到洛阳,被迫前往,因不愿称臣于汉,于途中自杀。留居海岛的余众闻田横死讯,也全部自杀。作者引用这个历史故事,表示对周实殉义而自己没能像田横之客那样,与之同死而感自愧。
⑧智伯之臣:智伯之臣指豫让。详见《肝胆相照一往情深》注①。
⑨范式梦中:范式,东汉金乡人,字巨卿,少游太学,与张劭为友。同归乡里,式与劭约:“后二年当还,将过拜尊亲。”至期,劭杀鸡炊黍以待,式果到,尽欢而别。后式梦劭告以已死,式素服奔赴,如期会葬,亲植坟树,然后离去。
⑩桥玄身后:桥玄,东汉人,灵帝时为太尉,光和六年卒。《后汉书·桥玄传》:“曹操微时,人莫知者,尝往候玄,玄见而异焉。谓曰:‘今天下将乱,安生民者,其在君乎!’操常感其知己。及后经过玄墓,辄凄怆致祭。”桥玄生前曾对曹操说过这样几句戏言:“又承从容约誓之言:‘徂没之后,路有经由,不以斗酒只鸡过相沃酹,车过三步,腹痛勿怨。’虽临时戏笑之言,非至亲之笃好,胡肯为此辞哉!”
⑪秦庭羁客,久赋《无衣》:《左侍·定公四年》:申包胥“立依于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与饮不入口。七日,秦哀公为之赋《无衣》,九顿首而坐。秦师乃出。”这里是古典活用,借指当时尚在国外的革命者,未能直接参加武装起义。实际上当时无须请外国出兵支持,列强也不会与中国革命者“同仇敌忾”。
⑫建虏亡臣,尚稽显戮:指当时被推翻的清王朝的一些亡臣如姚荣泽等,尚逍遥法外,迟迟未正典刑,未受显戮。“建虏”指清王朝,清之先祖努尔哈赤曾为建州卫都指挥,故明代称之为“建虏”。
⑬铸错六州:铸错,即造成重大错误。
⑭化鹤:本谓成仙,后常用为死亡的代称。
⑮铜驼荆棘:形容亡国后残破的景象。
⑯新亭对泣:表示怆怀故国的意思。新亭故址在今南京市南。
⑰瞻乌爰止:比喻社会动荡无所归依的百姓。
⑱猿鹤虫沙:用以比喻战死的将士。亦作“虫沙猿鹤”,“君子为猿为鹤,小人为虫为沙”。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