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佑与《剪灯新话》 / 叶占鳌 李燕

瞿佑与《剪灯新话》 / 叶占鳌 李燕

山阳才人畴(chóu,助词)与侣,
开口为今阖(hé,闭合)为古。
——明·桂孟平题《剪灯新话》

以《滴泪痣》走红的当代作家李修文,在其戏仿小说《裸奔指南》自序中,言称瞿佑的《剪灯新话》是其“枕边书”,并认为《剪灯新话》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短篇小说集之一”。

瞿佑,字宗吉,号存斋,籍属山阳(今江苏淮安楚州),祖居钱塘,元末明初的著名诗人、小说家,其代表作《剪灯新话》为明初文言小说的开山作、代表作,被列为古代十大禁毁小说之一。清朝初年钱谦益称他“风情丽逸,著《剪灯新话》及《乐府歌词》,多偎红依翠之语,为时传诵”。

明洪武十一年(1378年),瞿佑以其创作的文言小说集《剪灯新话》轰动了文坛。此书四卷二十篇。这些小说,大都为元末明初时的一些故事,具有幽冥怪奇的色彩,其中不少作品以怪诞的形式,记录了乱世士人的心态,表现了作者以反思历史、反映战乱为己任,如《华亭逢故人记》写全、贾二子,于“国兵围姑苏时起兵援助张士诚,后因兵败赴水而死”,后来他们的游魂在郊外相遇,谈论他们在乱世之中“贫贱长思富贵”与“富贵复履(lǚ,经历)危机”的两难心理,反映了当时士人的心曲。他们感慨韩信、刘文静等“功臣”“卒受诛夷”。这正当明太祖大杀功臣之时,其矛头所向,不言而明。在《修文舍人传》中,作者又借主人公之口,抨击明朝用人“可以贿赂而通,可以门第而进,可以外貌而滥充,可以虚名而邋(tā,指龌龊)取”,流露出作者对于黑暗的大明王朝的不满情绪。

此外,本书中多描写爱情婚姻故事,散发出一些市井的气息,世俗的贫民、商人开始成为小说的主人公。他们蔑视礼教,大胆追求婚姻的自由。如《翠翠传》中的主人公翠翠是一位“淮安民家女”,她与同学订下私爱后,便向父母公开表示:“我已经有了心上人,如果不同意,我将以死殉情,决不嫁给别人!”而当男方家境贫寒,觉得般配不上,不敢答应时,女方的家长则表示:“婚姻如果以财物来要求的话,那就是土匪之道。我们只是选择女婿本人,不计较其它。”后来翠翠在战乱中“失身”,作者对她也并无封建礼教的谴责之意,最终还是让一对有情人在冥冥之中常相厮守。而《联芳楼记》写一对富商姐妹薛兰英、薛蕙(huì)英,聪颖秀丽,精于诗赋。一日,窥见青年商贩郑生在河边洗澡,就“以荔枝一双投下”,主动表示爱慕。晚上,垂下竹兜,就将郑生吊上高楼,“自是无夕而不会”。双方父母知道后,也没有按照礼教来加以训斥,倒是开明地成全了他们。

附录《秋香亭记》,实是作者的自传。瞿佑生活的年代正是经历了由乱而治的元明易代之际,他亲身经历了元末动乱的冲击,战乱使瞿佑失去了心爱的恋人杨采采。而《秋香亭记》写商生与杨采采自幼相爱,互约为婚,元末乱起,天各一方,有情人难成眷属,采采嫁给了开彩帛的王姓为妇。这个悲剧写出了乱世带给百姓的灾难,并反映了商人势力的滋长。

在明代前期文学全面衰退的情况下,《剪灯新话》等作品继承元末文学的精神,并且有新的发展,成为中国小说史上重要篇章。它的出现,标志着明代传奇小说的崛起,并有力地影响着明清时代的文言小说创作。

正是在瞿佑的《剪灯新话》影响之下,出现了一大批瞿氏风格文言小说,较为出名的有李昌祺(qí,吉祥)的《剪灯余话》。此外,凌濛初白话小说《二刻拍案惊奇》、马中锡的《中山狼传》、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等,也受到了《剪灯新话》的有力影响。15世纪中叶,瞿佑《剪灯新话》传到韩国,金时习随即仿作《金鳌(áo,传说中海里一种神奇大龟)新话》一书,成为韩国小说的始祖。1921年3月,日本著名作家芥(jiè)川龙之介访华前夕所写的短篇小说《奇遇》,基本就源自于《剪灯新话》中的《渭塘奇遇记》。

“山阳才人畴与侣,开口为今阖为古”,瞿佑友人桂孟平曾用此诗盛赞瞿佑的才情。瞿佑一生著述颇丰,除文言短篇小说集《剪灯新话》以外,还有诗文集《春秋贯珠》、《诗经正葩》、《阅史管见》、《鼓吹续音》、《通鉴集缆飧(xiǎng,提供服务,满足要求)误》、《香台集》、《香台续咏》、《香台新咏》、《乐府遗音》、《兴观诗》、《顺承稿》、《存斋遗稿》、《咏物诗》、《屏山佳趣乐全稿》、《余清曲谱》、《天机云锦》、《游艺录》、《大藏搜奇》、《学海遗珠》、《香台百咏》、《归田诗话》、《余情词》等。

(叶占鳌 李燕)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