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细微处见精神 / 武衡

于细微处见精神 / 武衡

周恩来同志逝世已经22年了,今年是他100周年诞辰,我以无比的思念之情,缅怀人民的好总理。

周恩来逝世时,是“四人帮”肆虐的后期。他的灵堂设在北京医院的一间狭小的遗体告别厅内。当时许多干部仍然被关在牛棚里或在“五七”干校劳动锻炼,当权的“四人帮”及其爪牙向周恩来致哀是更非所愿,所以当我去向他告别时,只看见稀稀落落几个老同志。灵堂简单得很,但是当他的遗体从北京医院移灵到八宝山时,30多里的长安街两侧站满了人群,他们以无限的悲哀含着热泪,期盼着最后看到总理的遗容,寄托他们的哀思。

周恩来为我们党、我们国家、为全国人民留下的丰功伟绩,会有许多领导同志采取各种方法加以追忆和纪念,他对科学技术的教导和建树,我过去也写过几篇纪念文章,这里我只就许多老同志都知道的,但从来未有人追记过的几件小事,写出来,作为对他的纪念和敬意。

我在周总理直接或间接领导下工作,约有二十年时间,在中央和国务院的一些会议上,聆听过他的教诲,其中几件生活上的小事,给我以深刻的教育。我们在国务院参加总理召集的会议上,当与会的同志就坐以后,服务员提着水壶来为每个人送水,都首先问一句:“你要茶叶吗?”如果要,就从衣袋里取出一包茶叶,给你放在杯子中,然后再倒上开水。这时你需拿出一角钱,付茶叶费,如你说不要,服务员就给你的杯中倒上一杯开水。这就是说开会喝茶是要付款的。这是国务院的老规矩,多年不变。

在国务院开会,有时上午开不完,下午要继续开,国务院的食堂就给与会的准备一顿午饭。我在国务院吃过多次午饭,每次都是四菜一汤,八个人一桌;总理和大家一起吃。当时不收费,但每月月底,国务院的机关事务管理局就发来通知,说明本月吃了几顿饭,要交多少钱,免收粮票,以示优待。

大概是在1959年,“大跃进”开始以后,在国务院的一次会议上,一开始总理就作了自我批评,并批评了国务院机关的工作人员,他说:“我回来后(可能岀国回来之后)发现我的办公室修理了,这是我事先未想到的,何必花钱呢?不是还可以用吗?仲勋同志刚到国务院,他的办公室需修理才能用,那是多年失修未用的房子。仲勋的办公室应当修,我的办公室就不应修。我过去就说过我的办公室不许修。在这里我再说一次,在我的任内,决不许修新国务院。在这里办公不是很好吗。(大意)”总理接着又讲了许多艰苦奋斗、廉洁奉公的话。在那次会上,几位副总理,许多部长、副部长、委主任、副主任等都在座。我听了非常感动,印象深刻。至今回想起来,仍象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总理的谆谆教诲,言犹在耳,我终生难忘。

以上我回忆的周恩来同志的三件事——喝茶、吃饭、用房,现在看起来都是小事,但当时总理和国务院的有关部门和主管的同志都是十分认真、严肃对待的。周恩来以身作则、言传身教,给全国人民留下了廉洁自律的伟大精神力量。

今天,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在周恩来同志诞辰百年时,重温他的教导,是十分有意义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