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念周阮二烈士 / 柳无非

追念周阮二烈士 / 柳无非

我对周实丹、阮梦桃二烈士无限崇敬,因为幼年时曾听父亲柳亚子述及二烈士惨遭杀害,冤仇未报,令人愤慨。二烈士同为南社社员,革命党人,都是淮南山阳人,倶死于县令姚荣泽之手。周、阮二烈士生前为莫逆交,秉性刚直,不趋媚于人,故为人所忌。辛亥革命,二人共谋保卫乡里,恢复南都,周实丹被举为巡逻部部长,阮梦桃为副,内靖群盗,外御溃兵,地方安宁,功绩昭然。辛亥(1911)年9月24日淮城宣布光复,万众欢腾,唯独县令姚荣泽避匿不至,烈士以大义责之,姚虽表面谢过,而心怀叵测,于27日秘密杀害二烈士于淮城府学魁星楼下,时周烈士年仅二十七岁,阮烈士年仅二十三岁。

每当父亲追思二烈士时,他热泪盈眶,唏嘘叹息,悲愤填膺,怒不可遏。他痛悼二烈士英年被害,怒斥姚荣泽妄图为巩固封建王朝和一己之私杀人。他在祭周、阮二烈士文中谓:“所痛者,二烈士不死于光复以前,而死于光复以后;不死于沙场,而死于东市;不死于祈战死,而死于莫须有;不死于青天白日,而死于漫漫长夜。”二烈士被害后,南社同人伸张正义,为烈士报仇,请命于陈英士,时陈为沪军都督,索姚荣泽于南通,但姚得南通豪绅张察庇护,无法逮捕。陈英士召柳亚子入军府,为草电文,檄告全国,于是姚荣泽被捕判死刑。当时孙中山先生已谢职,袁世凯方任总统,父亲闻讯,椎几大呼曰:“姚荣泽不死矣!”果然,袁世凯当政,是非颠倒,暗无天日,姚荣泽获赦,得以不死。父亲愤怒不已,但一介书生,何能为力,唯有为二烈士举行追悼大会,斥责凶手姚荣泽,掲露黑暗袁政权,慰烈士于地下,扬英名于世间。

今年为周、阮二烈士被害八十周年,写此短文,以为纪念。烈士虽死犹生,英名与世长存。

(写于1991年4月)

编者附注:
作者柳无非,柳亚子先生长女,新南社成员,早年留学美国。现任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委员,民进中央参议委员会委员,中国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副会长。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