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与淮安 | 韩梦周与淮安

清代文苑有二理堂,前为韩理堂(梦周),后是焦理堂(循),二人先后辉映,享誉南北。

韩梦周(1729—1798)字公复,一字见复,号理堂,山东潍县人。早年师事昌乐滕纲,勤学苦读。以“母不教,思无邪”相自励。乾隆十七年(1752)举于乡,二十二年举进士,授安徽来安知县。在任内惩蠹祀,劝农耕,励节俭,崇孝义。又建书院和恤孤院。并从沂州、兖州召募蚕师,教农引种山蚕,甚有政声。一时大江南北,无不知有韩来安者。后奉檄任安徽乡试同考官,恰值来安发生蝗虫,因被劾罢官告归。隐居程符山,聚徒讲学。一生笃守程朱之说,研治理学,以“存养、省察、致和”为根本,身体力行,推为齐鲁醇儒。其治宋儒之学,兼事博涉,复工诗文。著述甚富,主要有《理堂文集》、《理堂别艺》、《近思录注解》、《阴符经注》以及诗、日记若干卷。事具陈用光《太乙舟文集》六。

韩梦周先后曾多次来淮,久客异乡,流连忘返。仅据丁锡田《韩理堂先生年谱》记载:

(乾隆)三十一年丙戌三十八岁。仲春授安徽滁州来安县知县。归里致祭父母墓曰:周今司牧来安,母平日诲周无欺君害民之言,不敢忘。痛哭而去,季春之任。(按同先生往者为先生三兄其丝,弟子唐铎等七 人。)道出淮安与任东涧纳交。(东涧先生讳瑗,江南山阳人。)孟夏至来安受任视事。
三十五年庚寅四十二岁。秋,同考南闱。布政使者以蝗入邑境,劾署令波及先生。九月回署始知之。或劝自列,先生曰:背亲言以行私是不孝也,贪官位以行賂是不忠也。不孝不忠吾何敢为之。遂于十月罢官。贫不能归,居来安。邑人馈薪米者相属于道。其去来安也,士民祖饯者拥挤道左,百里不绝。并为建生祠焉。(己丑江南王顺曾题先生斋壁云:能吏寻常事,公 廉第一难,自从明府到,始信有淸官。至是来安人又撰韩公德政诗十二首勒诸石。)未几客游淮安。
三十六年辛卯四十三岁,客淮安,旋依阎蔚庭于皁宁,(是岁与邱兰成、杨稼轩订交。)著《阴符经解》。王东从学。(按东字震青,江南阜宁人。先生集有《徐生王生小传》,王生即震靑,徐则来安徐又陶也。)冬,北归,行李萧然。
三十七年壬辰四十四岁。仍授徒程符山。登孤山,访法镜野于海上庐,与商订怀庭遗书,再客淮安,岁终归里。
三十八年癸已四十五岁。就淮安守陶易馆与戴震会于淮城。(戴字东原,安徽休宁人。)刻《理堂制义》前、后集。(先生论文喜明顾泾阳清陆稼书。)
三十九年甲午四十六岁。归送阎怀庭丧。(阎先生卒阅七年,至是乃葬。)秋复客淮安。八月己亥河决老坝口灌淮安。(先生时寓淮安城北老子宫。地势卑下,受害最先,于是书籍尽没于水。旬日后觅渔舟捞获数十册,多残缺不全。而日记则自庚寅至癸已皆不可得矣。)十月复客皁宁。任东涧卒。十二月北归。

久客淮安,韩梦周与淮上文士结下了深厚情谊。自称“山阳后学”的协办大学士汪廷珍在《理堂文集》序言中说:“韩先生罢来安令后,客游淮阴,与吾邑任东涧徵君瑗(任瑗,字东涧)为莫逆交,邱兰成逢年、杨稼轩禾亦过从甚密。”从韩《咏淮南友人小绝句》即可看出他与淮安文士的交往:

淮水万古清,不受黄流浊。忍饥学箪瓢,正如颜苦卓(邱兰成逢年)。
杨子腹如笥,谈经何纷纶。会言天下士,惟我得知君(杨稼轩禾)。
缄情每殷勤,急友苦憔悴。淮流不忍汲,中有唐衢泪(薛廉村慎)。
十载南州吏,归来环堵栖。撚髭吟正苦,风雨得鸣鸡(王小史永熙)。
大节不谐俗,小技且游戏。借问囊中钱,得救儿饥未(薛小凤怀)。
缓颊何霏霏,白发复萧萧。淮南征掌故,沈子气犹豪(沈秋崖宜中)。
生世名家子,白头寡所谐。高歌见山裹,一卷起兰台(任稼民栋。所著见《山堂集》,多发亡书之覆)。
光禄殊嘐嘐,不肯因人热。谁识酣歌中,愁俗正激烈(扬光禄日炯)。
小阁傍淮流,延宾境物幽。角弓时有咏,涕泪到白头(吴抑堂进)。
五字谁能工,闭门学正字。既得正法眼,何妨聊游戏(邱陈长兢)。
处事工学懒,何物得愁君。抱书须郑重,金石有遗文(吴观雅初枚山夫子)。
敛袵多推与,平心无是非。质行钦齐鲁,鲤庭有莱衣(沈与谐时中)。
温温士君子,春花不零落。怜才我有癖,何时延高阁(邱雪亭鼐)。
曹君不世士,指顾千里间。已闻拜东涧,会否得珠还(曹擢文镳。东涧,任征君,瑷号)。

《山阳诗征续编》收韩梦周诗46首。后注云:

理堂先生自题《淮南集》云:‘乾隆庚寅秋,予同考南闱,布政使者以蝗蝻劾署令,波及予,遂以十月罢归。客游淮南,心闲无事,吟咏颇多,录之为《淮南集》。’又题《小珠集》云:‘乾隆辛卯仲冬,自淮上归途中望胶西小珠山,念故人法镜野先生居其下,不见者七年矣,为怅然久之。明年春,过访海上庐,晨夕旬余且与商订《怀庭遗书》,存殁之感,怆怀可知。录前后诸作,都为一集,三十七年腊日。’又题《清映集》云:‘余凡三游淮阴,今岁再至太守陶君悔轩馆。予于老子宫,自念作客非本怀,以事牵率,多所枨触。然以其问得从淮之贤人豪士游,亦足乐也。因取何逊语名此集,乾隆三十八年清明日。’
祺(王锡祺)案:《理堂全集》有徐先生侃所作传,新城陈先生用光所作墓表。其诗集分目曰:《邱园集》、《八公山集》、《渡江集》、《淮南集》、《小珠集》、《清映集》、《程符集》。兹取《淮南》、《小珠》、《清映》,与淮相涉者识鸿雪云。

乾隆三十九年八月,淮安大水。陈康祺《郎潜纪闻二笔》卷十一《郭君治老坝工》有记:“望后,消溜切滩,南卧决,老坝口一夕塌,宽至百二十五丈,跌塘深五丈。全黄入运,版闸关署被冲,滨运之淮、阳、高、宝四城,官民皆乘屋。”韩梦周目睹河决入淮城情状,作《河决谣》云:

甲午,河决入淮城,余偕居民奔城上,目覩形状,听舆论为谣焉
淮阴城,十丈高。黄水入,不得逃。
借问城高水何来,浪打北门半夜开。
东家老翁病卧床,西家新妇拜姑嫜。
仓皇不及声出口,老翁新妇牵连走。
可怜城头风萧萧,家家流涕望波涛。
闭城门,不得出。是何发号令,民散有常律。
借问城中化为鱼,何如城外结庐居。
南门一迳通高地,忽有长官破常例。
门开行人堕泪下,此官大是生我者。
三五少年结成群,缚筏白日入人门。
破屋发箧无不至,主人望见不敢嗔。
盎中有粟贯有钱,粟虽漂流钱可穿。
可怜都为此辈有,水退何以糊我口。
河始决,流漫漫,日行三十里,城门何不堙。
城门堙,无一钱,索得蒲包一百团。
实之以土大如拳,水来不须用急湍。
哀哉淮城百万室,谁其尸之无一术。

其实《理堂文集》、《理堂诗集》中还有许多与淮安有关的诗文,《山阳诗征续编》未及收录。容以后有空慢慢介绍。兹录几首:

刘伶坟
断霭残霞冷碧苔,九原谁供酒当杯。
人生何限黄垆恨,也向山阳笛里来。

淮阴
跨下桥边路几湾,偶因晨起信来还。
人家杨柳雨常暗,秋入芦花鸥亦闲。
赛社鼓箫迎水鬼,趁潮帆棹漾淮关。
江乡景物清如洗,只少嶙峋矗一峦。

望韩侯钓台不至
淮阴钓台城阴里,十丈清冷傍沙嘴。
野寺犹鸣饭后钟,行人欲洗风尘耳。
其二
闻来漂母识王孙,曾把雪花荐墓门。
旧事荒凉淮水急,落帆西望一招魂。

同邱兰成杨稼轩饮老君殿
淮安城北好烟水,几曲红桥柳树根。
黄叶青苔祀老子,狂歌浊酒招游魂。
鸟鸣不似人间世,钟动忽成白日昏。
闻道谷神真不死,偶从此地一谈论。

晚霁登淮阴城楼
高楼风色迥,倚杖俯千家。
背郭飞沙鸟,连村落海霞。
客心随返照,春望入残花。
景物江城晚,遥天起暮笳。

图片[1]-名人与淮安 | 韩梦周与淮安-老淮安

图片[2]-名人与淮安 | 韩梦周与淮安-老淮安

图片[3]-名人与淮安 | 韩梦周与淮安-老淮安

图片[4]-名人与淮安 | 韩梦周与淮安-老淮安

图片[5]-名人与淮安 | 韩梦周与淮安-老淮安

图片[6]-名人与淮安 | 韩梦周与淮安-老淮安

图片[7]-名人与淮安 | 韩梦周与淮安-老淮安

图片[8]-名人与淮安 | 韩梦周与淮安-老淮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