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淮楼 / 李诚 孟宝林 陈锦惠

淮安,有一座妇孺皆知的古建筑——镇淮楼。千百年来,镇淮楼以它那庄重、典雅、古朴的姿态雄踞于古城中心,成为淮安的标志性建筑。

关于镇淮楼,史料多有记载。明正德《淮安府志·规制》载:“谯楼,一座三间,在仪门(指漕院门)前四十步。台高二丈五尺,宽五丈。宋宝庆二年(1226)创建,元末张士诚部将史文炳重修,洪武十九年(1386)倾圮,永乐十七年(1419),镇守淮安指挥使陈瑄等重建。”清乾隆《山阳县志·城池》记载:“谯楼在城中央,原额曰‘谯楼’,后改曰‘南北枢机’。旧置铜壶刻漏,更筹十二辰、二十四气牌,阴阳生居之,今无。”

至于镇淮楼的原始作用,民间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宋镇江都统司酒楼。”一些史料也有此类记载,如清同治《重修山阳县志》载:“镇淮楼在漕署前,旧志云,宋镇江都统司酒楼,今不可考。”封建时代,城市的格局、规模、建筑形式,都有严格统一的规划要求,违背不得。淮安城市的棋盘格局、丁字广场、钟鼓楼等与北京、西安等地完全相似,城中要地不可能建酒楼。

那么,“酒楼”之说从何而来?《咏淮纪略》中有这样一段文字:“邑志,镇淮楼在漕署前,旧志云,宋镇江都统司酒楼。《淮壖小记》,楚州都统司酒楼,即和丰楼,在八字桥间,今无片瓦,志恐误。”八字桥在镇淮楼以西数百米,这一误,就将酒楼搬到了城中心,这位“都统司”酒胆可谓大矣。

“谯楼”又是如何演变为“镇淮楼”的呢?淮安,位于淮河下游,历史上屡受淮水之害,仅从“淮安”这个名称,就可看出人们祈求“淮水安定”的愿望。《续纂山阳县志》记载:“康熙二十年辛酉五月廿七日,淮安大雨五昼夜,河决数处,犯郡城,淹死人畜无数,知府曹君取府堂镇淮匾投之,河水稍退。”河水是不可能因“投匾”而“稍退”的,但“河水稍退”四个字却维妙维肖地道出了这位知府大人对洪水束手无策,“投匾”以自慰的无可奈何的心情。到了道光壬辰年(1832),对洪水同样毫无办法的知府周焘干脆将府衙内的“镇淮楼”匾额移置于谯楼之上,乞望能镇慑住淮水,保一方平安。

于是年,“谯楼”又成了“镇淮楼”。

镇淮楼因年深日久,风雨浸蚀,迭遭兵燹,毁坏倒塌,清光绪七年(1881),知府孙云锦重修后,仍保持原有风格,上方以魏碑体书写“镇淮楼”三个径尺大字,台长约26米,宽约14米,高8米。从底至上由大渐小,近似梯形;东西台侧砌有砖梯,楼台四周筑有半人高砖砌花墙作为栏杆,中央建有三间两层木结构高楼,歇山重檐,楼四周设有走廊,均安装木格门窗,楼两侧设有耳房。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北伐军占领淮安,城内有国民党县党部,为了颂扬孙中山推翻满清政府的功绩,将镇淮楼改为“中山楼”。1937年抗战爆发,常有敌机来两淮轰炸,国民党县政府在镇淮楼上设立瞭望哨,并将楼顶开了一个天窗,升出一根木杆,上悬一铜钟,遇有敌机侵犯作报警之用。

1939年,日寇占领淮安,楼东头抱厦梭毁,两边楼梯口被居民沿台基墙盖起房屋,致使西边楼梯损坏,只有东楼梯供使用。

1945年日寇投降,新四军攻克淮安城,淮安人民政府决定重修镇淮楼,邀请美术家鲁莽设计维修方案。西边楼梯口因有民房,当时未拆迁,就在两山头另建楼梯,直通楼上,东楼梯仍按原样修好。这样,东、西两边均可登楼。楼上木结构经过整修、油漆,木格扇装上了玻璃,楼上及楼梯栏杆做成砖格花墙。县政府在焕然一新的镇淮楼创办了图书馆,由一位丁先生任馆长。镇淮楼成了人们学习娱乐的好去处。

新中国成立后,镇淮楼划归县文化馆,得到较好的保护管理,曾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1958年,淮安在拓宽街道的同时,对镇淮楼重新修建。由淮安县城市建设委员会责成县建筑站设计施工。将楼身放大增高,变木结构为砖木结构,改花墙为实墙,砖梯改为直角条石阶梯,东西两头从南北两方皆可登楼;楼基亦放大加高,仍由砖土筑成,东西长36米,南北宽26米,拱顶高3.2米,宽4.8米,楼基上建三间两层砖木结构楼宇,东西长13.4米,南北宽6.82米,四周回廊宽1.95米。全楼通高18.5米,屋脊上塑有两条卧龙(螭吻),顶端镶嵌的四个瓦制龙头,玲珑剔透,底层楼的回廊里,二十根赭红色柱子的横梁上,绘有古色古香的花纹,在横梁和柱子的接头处,刻有凤凰、孔雀和麒麟等动物图案。整个建筑结构坚实、风格浑厚、造型优美,具有浓烈的民族特色。上下两层楼飞檐还装上了彩灯。镇淮楼以崭新的面貌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十周年庆典。

现在镇淮楼被辟为淮安市博物馆展览厅,四周已建成花园,楼下园内植有雪松、侧柏、广玉兰、梧桐、金桂、腊梅以及前日本国首相田中角荣赠给周恩来故乡的樱花,园内四季常青,花香宜人。四周围以铁栅栏,南北有铁门供游入进出。楼北侧花坛上竖有石碑一块,正面镑刻“镇淮楼”三个大字,背面刻有镇淮楼简介。

镇淮楼是历史文化名城淮安的一处重要人文景观,是淮安对外开放的一个窗口,现为淮阴市文化保护单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