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名中医章湘侯 / 毛鼎来 高永宁

章湘侯(1902-1986),名臣沅,淮安河下人。出身于一个中医药世家。其祖父章文甫,精于治疗伤寒;父章荫培,名顺咸(1868-1918),尤谙于医治温病。

章老先生幼年聪颖,六岁始读私塾,通读“四书”、“五经”。由于家庭的熏陶,常自习清道光咸丰年间淮安名医曹伯玉的《伤寒赋》、清中叶医学家吴鞠通(河下人)的《温病条辨》、清末医学家李厚坤(河下人)的《温病赋》。十五岁拜晚清秀才邻里殷汝金为师,钻研文学,同时随父侍诊,抄方按脉,勤苦实习三年。后又随堂叔章鉴虞在仁源生药店学药三年,业满时,先生其父因病故去,章先生一方面协助叔父经营仁德堂药店,同时又拜山阳医派名医汪筱川为师,继续钻研医学。1929年,淮安温病流行,章先生决心走匡医救世之路,即在河下估衣街仁德堂药店挂牌悬壶行医,时年27岁。

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秋,章先生在全国著名中医刘树农(淮安人,详见《淮安文史资料》第五辑)先生的帮助下在上海开了一个中医门诊室。于1946年冬仍回淮安河下行医。

解放后,1953年,章先生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送医下乡,到淮安席桥联合诊所行医。1955年,任淮安县人民医院中医师。1956年淮安成立中医院,章先生即调任中医院中医师。1958年,中医院撤销,章先生又回人民医院任中医师。1959年,受聘于原淮阴地区医学科学研究所,任兼职研究员。

“文革”期间,章先生蒙冤受屈,被淮安县公检法、军管会于1968年8月始关押审查一年有余,1971年在街道诊所行医,1975年安排在淮城医院工作。1980年平反,t981年调至中医院(现为淮安吴鞠通医院)工作,并被推选为淮安县第五、六届政协常委,八、九届淮安县人大代表。1986年7月1日,因病逝世。

章先生生于清末,长于民国,幼读儒书,少年学医,侧身杏林七十寒暑。他这个新旧社会的见证人,目睹过旧社会生灵涂炭,满目疮痍的惨状,也看到了新社会人民当家作主,国家欣欣向荣的繁荣情景。作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医生、政协委员,章先生深深感到,救死扶伤是自己应尽的责任,多医治好一个病人,就是为国家、为人民、为统战工作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十年动乱中,章先生遭受管制、监督,不准他替人治病。但他坚信党的政策不会变,相信组织是了解他的,任凭风吹浪打,一心一意跟党走。他的爱国图报、为民除疾之心从未有所减弱。不准他替人治病,就埋头著述,在这期间章先生撰写了《产后论》、《f1,J1麻诊治疗经验》、《肝炎治疗体会》、《噎膈探讨》,并拟出了治疗食道癌的一号、二号、三号处方。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和人民给章先生彻底平反,落实了政策,恢复了名誉,补发了一万余元工资,还于1981年推荐他担任县政协常委。

这时有人劝他说:“你的一切待遇都恢复了,现年事已高,还是退休在家,养养老,享享清福,国家会照样养活你、照顾你。”但是章先生认为:不能这样,我的一切都是党和人民给的,是党和人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组织对我这样的关心、信任,我应当全心全意为人民献出自己的一切。我在医务方面有一技之长,应该充分地利用它来为人民服务,为中医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他殚精竭虑地做好医疗工作,还积极参加政协活动。每次开会,都先作好发言准备,会上积极发言,会后广泛宣传。他共撰写了有关环境保护、城镇建设、卫生设施、培养人才及解决淮安县中医后继乏人等提案十二条,许多建议被有关单位采纳,付诸实施。在医卫组开展咨询活动中,积极参加下乡视察,下厂送医,还在科普宣传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

章先生擅长中医内、伤、妇、儿科以及疑难杂症,对食道癌、子宫癌、肝硬化、红斑狼疮的早期治疗亦较有经验。著作有《章湘侯常用验方选》、《竭丹手录——章湘侯医案集》。

为了挖掘祖国的医学遗产,继承和发展中医事业,章先生还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理论探索。先后在淮安中医院作学术讲座多次,和本院及其他医院医务人员共同作疑难病例讲座七八十次。撰写中医研究稿件八十多篇,在《淮阴医学》、《江苏中医》、《广西中药学》、《广州中医学》及地方报刊上发表的共有四十多篇。章先生还根据几十年的医疗体会,积极搜集整理医疗验方,如治疗鼻窦炎的鼻渊散,治疗食道癌的一号、二号、三号处方,抗癌口中含化丸、百草蜣菇丸、抗乳癌方,治肝炎肝硬化、颅内肿瘤、破伤风、骨髓炎、败血症、白血病、中风、小儿麻疹、胆结石等验方。章先生不仅自己认真医治病人,还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临床经验传授给年青人。解放以来,手把手地带领与培养的学员达四十余人。其中袁长新、蔡继民分别为淮安县中医院(现淮安吴鞠通医院)院长、主任中医师,淮城医院主治中医师,起到了骨干作用。章老先生并被聘为“江苏省名老中医继承班”特邀教师。

章先生的医德是有口皆碑的。他的病人来自四面八方,有的跑上几十里,甚至上百里,起早摸黑来医院排成长队求医。章先生宁可自己少休息,多吃苦,也要及时地为病人诊治。他每天坚持提前上班,推迟下班。中午常常拖延到两三点钟,肚子饿了,买两块烧饼或者炕山芋充充饥。直到把病人看完,才回家吃饭。

章先生除在医院为人治病外,回家后还对外地上门求医者、写信求医索药者都热情的接待,精心诊治。这类病号中有本省的,也有外省的;有群众,也有干部,还有部队官兵。有时一个月能收到百十封信之多。对每一封来信,章先生都是有问必答。白天没有时间就在晚上复信,夏天蚊虫叮咬,冬天寒气刺骨,常常到深夜十一二点钟才能休息。他除了根据来信所述病情拟方外,还常常在信后提出调理病症的注意事项。如江西蚕桑场职工杜顺英患肝硬化,西安市的熊兰英患风湿性心脏病,上海的胡伏代患火丹疮,无锡广益公社的任兴娟患红斑狼疮,南京的张庆忠患胆囊结石等,都是通过章先生信函指导治愈的。空军某部飞行员汤其良患神经衰弱症,来信求方索药,章先生考虑到他是解放军战士,在部队煎中药很困难,于是就起早带晚将中药配制成丸,邮寄给他。1980年以来,章先生在家接待来自四川、新疆、青海、黑龙江、浙江、福建等远道求医者五十余人次,函寄药方及解答询问发出的信件达千余封。还为地方街道居民送医上门千余次。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章老先生已年逾古稀。一天天气乍暖尤寒,清晨,章湘侯在家中听到门外有妇人的轻啼声。他开门一看,只见一妇人怀抱一个刚满17个月的病儿,他赶紧让妇人进屋,一边给孩子诊治,一边安慰孩子的母亲:“别哭,不管怎样我一定尽力救活孩子……”经过诊治,章先生知道小孩是得了“蚂蚁症”,以前,这种病非常厉害,死亡率高达90%以上。他忙安排家里人照顾孩子的母亲,自己根据多年的经验,又查阅《本草纲目》等古著医书上有关治疗此病的验方,拟定药方,为病婴配药。他争分夺秒,废寝忘食,用了整整三天两夜时间,配制出纯中药制成的口服及外用药物。他亲手将药物小心翼翼地抹在婴儿身上,并且守护在旁边观察。到了第五天,婴儿有了食欲,面部逐渐红润,章老先生才长长地舒了口气。经过这次辛苦劳碌,章先生病倒了两个多星期。由于章先生一心想着病人,急病人之所急,因此,患者愈后常常写感谢信,还有人送来锦旗。对于这些锦旗和感谢信章先生不贴不挂,他常说:为病人解除痛苦是我的职责,是微不足道的。

在为人治病的同时,章先生也时时刻刻想到作为攻协委员有责任宣传党的政策。遇到侨属、台属和其他统战对象,就向他们宣传和平统一祖国的政策,以解除他们思想上的疑虑,动员他们多和在海外的亲属联系,介绍国内形势和家乡新貌。住在新城西街的七十多岁的陈桂吉患胃痛、咳喘等病,找到章先生诊治。交谈中章先生得知他的儿子尚在台湾,思子心切,于是一边细心诊治,对症下药,一边向他宣传党中央关于台湾回归祖国的方针,这样既治好了他身体上的病,又提高了他对祖国统一的认识。

党中央与台湾通商、通邮、通航的决定公布后,县农机厂的职工眭世干收到由河下派出所转来的在台湾的哥哥姐姐的来信。眭世干因为“海外关系”,在“文革”中曾受到株连,所以接信后,思想顾虑很大,不敢回信。畦世干患血小板减少症来找章先生治病时,谈到了这些情况,章先生就一面替他治病,一面向他宣传统一祖国的政策,并三次送医上门为眭世干及其母亲和儿子治病。这样,眭世干一家打消了顾虑,高高兴兴地同在台亲人取得了联系。

章先生悬壶济世,造福人民,得到了人们的尊敬和爱戴。他被省卫生厅誉为“江苏省名老中医”,并于1982年被评为江苏省先进卫生工作者,1984年被评为淮阴市政协先进个人,并多次受到淮安县政府和卫生部门的奖励。

章先生为了中医事业的发展奋斗了一生,于1986年7月1日在淮安病逝,淮阴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协、市中医学会、市中医院,中共淮安县委、政府、人大、政协等各部门和同仁、学生分别送了花圈、挽联。现摘其一、二:

淮安县人大的挽联:

誉满杏林,风范长在;
名传江淮,德泽永存。

淮安县政协的挽联:

历劫不惊,寿臻耄耋,偶染微疴成大去;
活人无算,誉满江淮,徒嗟盛世失良医。

在追悼会上,原淮安县政协副主席刘彬致悼词,对章先生一生为医药事业所作的贡献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赞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