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坛奇士龚开 / 朱德慈

龚开(1222-13067),字圣予,号翠岩,因晚年家近龟山,故又号龟城叟,是我国十三世纪中后叶的杰出画家兼诗人,有《龟城叟集》(辑本)行世。

龚开出生之时,正当南宋政权怯懦至极,公然对金称臣之际。山阳濒临淮河,其时正处宋金对峙的分界线边。龚开年岁稍长,亲眼目睹了中原易主后的惨象,曾热血沸腾,先至广陵(今扬州)投奔著名政治家、军事家赵葵、李庭芝幕下为僚属,结交爱国志士陆秀夫等,为抗金大业出谋献策,后于景定年间(1260-1264)出任两淮制置司监,掌管茶盐酒税、场务征输及冶铸之事,为复兴宋室身体力行。在元军伐灭南宋的过程中,龚开虽已年过五旬,仍在闽、浙一带参加抗元活动。比及陆秀夫背负幼主卫王赵爵蹈海,南宋彻底灭亡以后,龚开便蛰居深隐,潜心画艺,兼靠卖画为生,寄迹于苏、杭一带。有时虽至“立则沮洳①,坐无几席”,而不得不令其子“俯伏榻上,就其背按纸”(吴莱《桑海遗录序》)可见作画的困境,但他仍坚持不仕,显现了不屈的民族气节。

龚开的政治品格赢得了后世贤达的一致称道。王鏊称其“尚节气”(《姑苏志》);杨载称其“大节固多奇”(《黄栎杖为龚圣予作》);吴莱则谓其“无负于秀夫者哉”!笔者考其行,复审其画、吟其诗、览其文,深觉龚开之德行嵚崎高迈,于诗家堪比谢翱、林景熙,于词家犹胜于周密、刘辰翁,于画家则足可颉颃②倪瓒、郑思肖!

关于龚开子嗣,今只知其有两子名浚和咸,皆善画;另有一女,曾居吴。其余情况不详。

时人柳贯盛称龚开“疏髯秀眉,颀身逸气,如古图画中仙人剑客”(《题高士所画江矶图后》)。审玩龚开所为绘画及诗文,亦一如其人,皆显得飘逸、潇洒、俊雅,笔端摄神而寄慨幽邃,在继承前贤的基础上不断翻新出奇。试予分述:

一、画

龚开在中国文艺史上首先是一个画家。细参其画,又可分为这么几类:

墨鬼钟馗代表作品有《钟馗嫁妹图》、《钟馗剖鬼图》、《钟馗移居图》、《中山出游图》等,而其中最享盛名者首推《中山出游图》(原件现藏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这幅画的内容以宋元的题诗描述的较为详尽,谨节录部分以睹其概:

丰都山黑阴雨秋,群鬼聚哭寒啾啾。
老馗丰髯古幞头,耳闻鬼声谗涎流。
鬼奴与馗夜出游,两魑剑笠逐舆后。
槁形蓬首枯骸瘦,妹也黔面破裳绣。
老馗回观四目斗,料亦不嫌馗丑陋。
后驱鬼雌荷衾枕,想馗倦行欲安寝。
挑壶抱瓮寒凛凛,毋乃榨鬼作酒饮?
令我能言口为噤;执缚魍魉血洒胯,
毋乃剁鬼作鬼䱹③?令我有手不能把。
神闲意定元是假,始信吟翁笔挥洒。

该画在艺术上,变前人的设色钟馗为墨面钟馗,并一洗前人墨鬼画如姚颐真、赵千里之流的粗伧的一面,赋予钟馗以威严的精、气、神,为墨钟馗画别开了一条新途,自此后凡作钟馗画者无不翕然相从。正因为其作钟馗画较多,且又勇于创新,独具特色,故尔备受时人及后世的推崇,以至言墨钟馗必及龚圣予,将其尊为钟馗画的泰斗。

人物主要作品有描绘韩世忠被解职后,着凉帽野服、携二三童子邀游湖山的《清凉居士图》;描绘苏东坡、黄庭坚二诗坛巨子气概、风度的《自写苏黄像》;描绘洪崖仙人的《洪崖先生出游图》;描绘宋江三十六英雄聚义梁山的《宋江三十六人画赞》。其中自当以为宋江三十六人所造之象最为杰出,从其《赞》语中我们至少可以作出如下两点判断:

1、他首次将反抗官府的草莽英雄引入画幅,在中国人物画的题材方面有开树新风之功1同时,为如此众多的草莽人物一一造象,形成十分庞大完整的系统,这在人物组画的规模上也是一次重大突破。

2、从其《赞》语对诸人物的形貌、动作、性格的栩栩如生的描写看,可以想见其画必然也是活灵活现,神貌俱出,难怪当时即备受世人称道。

良可浩叹的是,该组画今已不存天壤间。但其在中国美术史上曾经做出的贡献,人们却绝不应当忘怀。

山水、花鸟宋元两代的画坛主潮允可谓山水一脉。龚开躬逢两朝,自不可能不受这一大潮的濡染浸润,他不仅也同样爱好绘画山水,而且在技艺上师法二米(米芾、米友仁)而又有所变化,于山水画方面的成就在世人心目中似乎还并不甚逊于其墨鬼钟馗。从王鏊称其山水画“卓绝不凡,时多尚之”,即可见一斑;山水画巨匠赵孟頫在‘题龚高士山水》诗中甚至亦云:“当年我亦画云山,云白山青咫心间。今日看山还自笑,白头输与楚龚开”。今见于著录的龚氏山水作品主要有《江村宿雨》、《玉涧流泉》、《江矶图》等。其花鸟画如《梅岩雪霁图》、《画孟浩然诗意》、《天香书屋》、《金陵六桂图》等,大都“杂师古作”(汤垕《画鉴》),意境窈渺,也俱臻上乘。如学者丁晏即称《金陵六桂图》是“古香勃发溢满纸”,诗人画家鲁一同由该画更盛称“龚君画手时无匹,南渡以来称第一”。此虽不免有些过誉,但至少可见龚开花鸟画之功力不弱。

写意画马平心而论,在龚开的美术创作中还当以其写意画马数量最众,质量最高,存世最多。主要有《骏骨图》、《玉豹图》、《唐马图》、《瘦马图》、《人马图》、《天马图》、《黑马图》、《昭陵什伐赤马图》、《高马小儿图》等,多创作于宋亡前,其值中壮年时期。在这一时期他之所以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以马为题材入画,就是要借马的矫健、迅捷、勇武、刚烈来表现自己的理想与意志。这从他多次在画马的题诗中,如“幽州侠客夜骑去,行过阴山鬼不知”(《黑马图》)、“今日有谁怜骏骨,夕阳沙岸影如山”(《瘦马图》)等可以分明见出。正因为要于画马之中寄寓自己希冀建功立业、重振河山的宏伟理想,所以他画笔下的马多呈“风鬃雾鬣,豪骭④兰筋”(吴莱)的特点,令人“开卷如闻风嘶声”(方回《谢龟城叟为作玉豹图》),不禁有“逝电追风莫可踪”(李构《题高士人马图》)之慨。

从技法上看,龚开画马既师法前辈圣手如曹霸、韩干,“得其神骏之意”(汤垕),却又“描法甚粗”(夏文彦《图绘宝览》),另创写意画法,“用洒脱简练的线条、豪放的画风,反映马的精神气势”。从前的画论家们虽然囿于种种原因,还“认识不清这一创新画法的意义而褒贬不一,但他们都一致肯定这是龚开画法的特殊之处。因此可以说,龚开创造了写意画马之先河,为写意画马之第一人”(朱禹惠《最早记录水浒人物的艺术家》,载《文史知识》1992年第3期)。为了突出其写意画马的创造意图,他还特易前人如曹霸、韩干的膘马肥相为瘦马骨相,凸现写肋,且由一般画马作十肋而增至十五肋,使瘦马之精、气、神呼之欲出!

综观其画,在取材立意方面总是夭矫深邃,在技法上又不断翻新出奇,怪不得人称其画“怪怪奇奇,自成一家”(夏文彦),“韵度幽远,出寻常笔墨畦町之外”(柳贯)。

二、诗

龚开诗传世者多为题画诗,汤厦曾称其《题瘦马图》诗是“脍炙人口,真有盛唐风致”,方回则更盛称其“古诗律诗皆豪雄”。试一吟其《题自写苏黄像>等诗,的确笔走龙蛇,神形俱肖,让人感到天风海雨逼人,信方虚谷所言诚非虚誉。

当然,在龚开的诸题画诗中最可宝贵的还是《宋江三十六人画赞》(语稍长,恕不录)。该《赞》为迄今所知有关宋江三十六人的姓名、绰号、形貌及性格特征,且与日后成书的《水浒传》中三十六天罡星最为切近的初始记录,为研究《水浒传》的成书史提供了极堪珍贵的资料;其次,它在赞语体例所允许的范围内,用极经济的笔墨勾勒出了每位人物的貌和神。同是草莽人物,而神貌各有不同。这充分显现了龚氏深湛的文学功力,再次,尤其不容忽视的是他那隐寓在此《赞》文字背后的深层意蕴,亦即其在《赞序》中所提示的,他之所以经营此巨型组画并一一题赞,正是想以此惊顽起儒,唤起百姓的民族意识和反抗斗志。在元人统治森严壁垒的氛围下,他竟敢发出“与其逢圣公之徒,孰若跖与江也”,如此震聋发聩的“狮子吼”,这需要付出多么巨大的勇气啊!

三、文

龚开文章传世无多,今见三篇,即《辑陆君实挽诗序》。陆君实传》、《宋文丞相传》。所记挽者乃宋季两忠烈之臣,一是其早年挚友,后背负帝昺于崖山蹈海的端明殿学士陆秀夫(字君实),一为海丰兵溃被俘的丞相文天祥。《辑陆君实挽诗序》将陆秀夫比之为汉将军李广,对其殉国表示了深切的哀悼;哀悼犹嫌未足,龚开复又搦管为陆秀夫作了一篇饱含情谊的《陆君实传》,详述了这位殉国忠臣的平生遭际,为后世留下了有关陆秀夫生平的第一篇传记材料。传末评赞有曰:“国之亡固有天数,抑亦人事有不至欤?而吾君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呜呼!悲夫!天耶?人耶?”其对陆秀夫之死国难的痛悼之情直溢于纸墨。古来为人作传而寓深情者,殆罕逾此篇。《宋文丞相传》记述文天祥事迹亦毫端蘸泪,字字凝情,于其慷慨就义事描述尤详。讵知传世诸《文天祥全集》附录材料中竟失收此文,惜哉!

以上所述,仅仅是就龚开文艺创作的荦荦大端者言之。除此之外,龚开还工书法,“作隶字极古”(夏文彦),且有钟鼎文《蔡端明草书卷子跋》、八分书《中山出游图跋》、书论《题大令保母帖》;善评诗,有《方绍卿凤诗评》;善弈,有《古棋经》。要而言之,龚开于诗书棋画无一不通,而于绘画之人物、山水、花鸟、鞍马、墨鬼等诸多门类又无一不精。

龚开其人嵚崎,其画新奇,而其诗文又极富高义,故笔者谓之吾淮画坛奇士。

参考书目:
1、龚开:《龟城叟集》,冒广生《楚州丛书》辑本。
2、萧相恺:《龚开资料辑录》,载《明清小说研究》第3辑。

注释:
①沮洳:juru,低湿地。
②颉颃:jiehang,不相上下,相抗衡。
③䱹:zha,经过醃制的鱼。
④骭;gan,胫骨,也指小腿。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