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

万寿祺(1603-1652),字介若,又字内景,号年少,祖籍江西,生于徐州铜山。生而夙慧。童子即能诵二十万言。年十九入邑庠,后以父命从王紫芝学,遂通道术。明末避乱江南,与张采、张溥、杨维中、沈明抡、袁征、阎尔梅游。崇祯三年(1630)南京乡试中举,而以时局大坏无意仕进。至京日与陈卧子、夏允彝、杨维垣商榷古今。入清儒衣僧冠,行无定所,往来吴楚间。曾居淮安府城,再徙清江浦,筑茅屋于南村,曰隰西草堂,与淮安文人雅士相唱和。其书法、印章、绘画无不精晓,为著名“明遗民诗人”。著有《隰西草堂集》。生平事迹见孙运锦《明孝廉万年少传》。

 

乾隆《淮安府志》:万寿祺,字年少,徐州人。崇祯庚午举人,避邳徐之乱,流寓山阳。初卜居于菜市桥西、山子湖之滨,未几,结庐清江浦之南村,名隰西草堂。鼎革后,谢公车不上,被僧服,自称“明志道人”、“沙门慧寿”,然痛饮食肉则如故。工诗文,善书画,外而琴棋剑槊,百工技艺,无不通晓。虽匿迹蓬蒿,而一时遗民故老过淮者,无不枉道草堂,流连竟日夕。卒殡南村,所著有《隰西草堂集》。

 

同治《山阳县志》:万寿祺,字年少,徐州人。崇祯三年举于乡。甲申京师陷,寿祺被执,有救之者。得脱,携妻子居山阳,再徙清江浦。号所居曰“隰西草堂”,曰“南村”。尝自负瓮,妻徐、子睿,荷锸随之,灌园自给。晚被僧服,自称明志道人、沙门慧寿,然痛饮食肉则如故,四方慕其名者日至。寿祺故家子,琴棋剑槊,百技通晓。有良田美宅,山庄百顷,及世事牵挽,几濒于死,所藏蓄一时都尽。黄冠紫衣,萧然物外。每与遗民,避人啸歌,泫然泣下。所为诗最工,与陈子龙、夏允彞相上下也。卒殡南村,或曰归葬于徐州。著有《隰西草堂集》。

 

同治《徐州府志》:万寿祺,字年少,御史崇德子。由选贡五上公车不第。甲申后,避地吴中,当事欲授以吴江令,不就。其学博极群书,深明历法,旁通禅理,吟咏无虚日。书画皆精绝。

 

《隰西草堂集》:寿祺字内景,好读书,善楷隶。守咫尺之志,不慕荣利。甲申、乙酉,天下大乱,避地,寻为兵所掠,不屈。久之,还南村,贫甚,负瓮自给,操作勤苦。或时为人佣书,弹琴赋以自娱乐。每念生无益于世,后且与草木同腐朽。将修身却垢,以求出世之道。学于沙门,名曰“慧寿”,号“明志道人”。己丑,中风痺,此身既废,因思古人有以恶疾成道者,遂自为赞。赞曰:既予之以贫,复中之以恶疾,是天之厚施也。厚施者不能报,则终身随之,吾其与天游乎?

 

《山阳耆旧诗》注:万寿祺,字介若,一字内景,世所称年少者也。江西南昌县人,曾祖以医自湖广游徐州,遂家焉。好读书,善楷隶。家世忠孝,守咫尺之志,不慕荣利。崇祯三年庚午,中杨廷枢榜第五十九名。先是崇祯元年戊辰,以即位恩贡郡国士,在选中,入试于廷。当是时,东陲不靖,兵饷孔亟,天子宵衣旰食,临轩以“百姓足君孰与不足”为问,荷知遇,作《入对图第一》。
大父怀溪公,赠文林郎福建道监察御史,前大母夏,赠太孺人。父惺新公,神宗显皇帝万历三十二年甲辰,杨守勤榜进士,授浙江临海县知县。入试云南道监察御史,巡视北城,出按河东盐法。以母老乞终养,拜疏不待报即行。四十八年庚申八月,光宗贞皇帝、熹宗哲皇帝相次即位,入直禁中,备非常。辽东告急,钦差提督辽饷,转福建道监察御史。魏忠贤用事,托疾去位,出为山东按察副使。母项,封孺人,墓在徐州城南十里太山之阳。祖、父沐国恩,寿祺受父书,教以忠孝,登贤书。时大父、大母、父皆前卒,独母在。上公车辄罢,家居负庭训,每上食母前辄自惭。崇祯乙亥,复以天年终。嗟乎!父母属望于子者,岂以一第为曳青紫耀乡里耶?学业不进,无由建明于时,以父母所生之身,为父母报国家,且茕茕一孤,上无伯、叔,中鲜兄弟,父与母又皆弃儿去乎,此实终身之恨也。作《居墓图第二》。
寿祺少时从塾师学,师曰曹、曰朱、曰刘、曰陈、曰胡、曰许,十五岁诵二十余万言。天启元年辛酉,寿祺十有九岁,始入庠为庠生,父始命游王紫芝先生之门。先生讳立谷,字伯无,万历丙午浙江举人,授江西新淦县知县。冥官追摄,以功德盛,去其目放还。学道天台山中三年,目复明。北游徐州省师,师即寿祺父也。父命寿祺以世兄弟受业为门人,教以大道,论六经指要,归于精微。师善内外止观之学,三氏皆淹贯博通,晨夕静坐内照,久之,弃人间,为沙门,卒以化去。寿祺受书以来,究天人之学,澹泊宁静,以求至道。嗣有公车之役,碌碌应举中,无能发明。申酉之后,屡经丧乱,刀俎余生,将继师志,未审庐山面目,能似十九岁时,长跪师前者否?作《受业图第三》。
崇祯十七年甲申三月,京师陷,五月南渡,其明年乙酉五月,江以南郡县皆陷。炳、俊芑起陈湖,瑞、龙起泖,易起笠泽,皆来会。八月,溃被执,不屈,将加害。有阴救之者,囚系两月余,得脱,还江北。作《泛湖图第四》。
既脱难,携妻子渡江北,隐于山阳之浦西,筑庐治圃,号曰隰西草堂。自负瓮,妻徐、子睿,荷锸随之,灌园以自给,或时为人佣书。春秋暇日,引觞赋诗弹琴自娱。圃居陋巷中,前后多牧豕人,剥啄者少。西邻普应寺,时时曳杖入退院中,与沙弥争余沈也。嗟乎!天下之大,四海之广,所争者不知何许人。圣帝明王,忠臣义士,此时皆不知何往。数亩之内,偃仰食息,苟活其中,志足悲矣!作《负瓮图第五》。
家既近寺,丙戌春,礼三宝,祝发从浮屠氏学。久之,脱去世谛,人我两忘,时时从静摄中顿起五岳,此是知言语食息,时受之于君亲师者,不能忘也。由兹以往,澹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拳拳服膺者,其在斯乎?名曰“慧寿”,自号“明志道人”。作《静摄图第六》。《隰西草堂集》。案:先生此文,自叙家世平生极详,足与诸传记相参考。惟隰西草堂不及河下,盖迁浦后作也。
周栎园先生《印人传》云:沙门慧寿,予友彭城万年少寿祺也。年少后以一字字“若”。近以一字字者,予老友汝南秦先生京、同年友河阳范公正,及若三人而已,皆一时闻人也。若名方噪于一时,好狭斜游,又工写丽人坐上妓,以此索之若,辄为吮毫,诸妓之有声者,皆暱就之。风流豪迈,倾动一时,同辈谢弗及也。沧桑后,罢公车,尽遣所买诸歌妓,即其家供古先生于中堂。客来坐之曲室中,然痛饮食肉则如故。戊戌后,予官维扬,王雪樵官泗,数以事偕至淮。予同年陈阶六饮予辈,必延若俱。雪樵不能饮,而好为诗,每饮辄分韵为诗。若诗既工,书又美好,予得其箑子,辄藏弆之。后予讼系生还,过隰西草堂访之,则久归道山矣。雪樵既没,与若相约共隐隰西之湖介,共若避地公路浦之翁陵,皆相继化去。戊申,予再过淮,饮阶六越庵中,追念昔游,独阶六与予在耳。予与阶六效昔年酒间分韵事,予有“雨余扫径看黄叶,灯影含毫忆故人”之句。阶六读之,凄然不乐,为之罢饮散去。
若嗜图章,复精于六书,自作玉石章,皆俯视文何。所蓄晶玉冻石诸章,皆自为部署,一一精好,非世间恒有。对客每自摩挲,爱护如头目。若既以此事自矜,竟不肯为人作,予仅得一印,因以其自用之章,附于赠予之后。然若自用之章,实若自为之,不倩他人腕也。细而女工刺绣,粗而革工缝纫,无不通晓。
有令子睿,吾友唐祖命倩也。能读父书,为名诸生。作字能乱若,吴人徐石林旃、夏邑陈简庵稀稷,皆学若书,然皆不及若。己酉,睿应举入会城,以若所书《金刚经》,并摹《金刚解注疏》赠予,共先所得箑子,一一宝藏之。若所书经,每一卷,今值数十金。予虽贫乏,终不忍弃去也。

 

张庚《国朝画征录》:万年少者名寿祺,读书有宿慧,工诗文,举崇祯庚午孝廉。国变,儒衣僧帽,往来吴楚间,世称万道人。工画仕女,及白描人物,颇自矜惜,非重直不售也。

 

姜绍书《无声诗史》:万寿祺,字年少,徐州人。诗古文词,隽永秀拔。精篆刻,得汉人章法。行楷遒逸,画仕女,作唐装,楷模周昉。山水林石,随意点染,夐然出尘。甲乙之后,儒衣僧帽,往来吴楚间。

 

宋牧仲《筠廊偶笔》:万一日僧服行淮阴市上,有日者他出,万即其寓代为卜筮,得钱二千,留之而去。日者归,茫然不知所以。如此韵事,里人绝无有知之者。

 

《隰西草堂诗集》卷首有胡彦远、刘湘、孙运锦序。卷一为乐府、五古、七古。卷二、卷三为五律。卷四、卷五为七律。诗集中如《草堂旧梅一枝放花》、《隰西草堂杂诗》、《梁功狄过访》、《宴集诗同彭大宾、张大溥、陈子龙、吴大伟业、杨大廷鉴》、《刈草》、《美女篇》、《南村杂咏》、《隰西草堂》、《偶成》、《甲申》、《赠阎古古》、《鬼鸱》、《南都杂咏》、《留别姜三采、张大泽、邹大典、钱大邦》等诗,颇为后人激赏。

 

《隰西草堂文集》三卷,卷一为赋、序、记、书,卷二为祭文、颂、赞、铭、跋,卷三为墓表、碑、杂著。文集中《自赞》、《南村记》、《寄吕大》、《与总府书》可考其行迹,《内景堂诗序》、《乙丑诗序》、《文约》、《会宴约》可知其文学活动。


附一卷为《遁渚唱和集》;《拾遗》一卷为罗振玉所辑,收文八篇、诗二十二首,其中如《隐居放言序》、《悲哉行》、《隰西草堂》等亦颇有价值。


万寿祺自诗文书画外,琴棋剑器、百工技艺、女工刺绣、革土缝纫,无不通晓。年少时风流豪迈,倾动一时。其诗“清新可喜,如‘市桥春殿马,官驿晚樯乌’、  ‘芳草舟车路,官驿晚樯乌’……置之刘随州集中亦当未易辨”(郭麐《灵芬馆诗话续》)。明亡后“多作激楚之语,如‘二陵残黍西风急,使郡寒笳北吹哀’,‘山人不改真人气,涕泪重沾逋客衣’,‘南山无恙身将隐,东海馀生泪未干’,‘人间歌哭悲风起,天外登临落日斜’,眷怀故国,皆极沉痛”(徐世昌《晚晴簃诗汇诗话》)。孙运锦《隰西草堂诗序》称其诗“高华朗俊,不名一体,古体本汉魏而兼六朝,近体由大历以窥天宝,而要其感兴无端,含蕴靡尽,使读者自得于语言文字外者,与靖节后先相揆”。是为中肯评价。


万寿祺诗崇祯六年(1633)始刻《内景堂诗》。崇祯八年,集十年间所作文为《二雨斋文选》。崇祯十五年,新旧本皆亡失。顺治十六年(1659),得诗五十九首刻为《乙丑诗》。其本今皆不传。康熙二十四年(1685)吕维扬刻本,亦于本集遭禁后亡佚。现存主要有道光四年(1824)孙运锦辑,左茂桂、茂树编刊,夏昆林、王敬之校刻之高邮本。现藏于山西图书馆、湖南图书馆。光绪十九年(1893)桂中行合阎尔梅《白耷山人集》,刻《徐州二遗民集》,变万集诗五卷为二卷,文三卷为一卷,删诗一百七十一首、文十一篇。是为一选本。今藏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民国八年(1919)罗振玉汇李确《蜃园集》、徐枋《居易堂集》,刻《明季三孝廉集》,以道光本为底本,又据万氏手迹与写本残集为补遗一卷排印付梓,今藏上海辞书出版社图书馆。《古学汇刊》辑《万年少遗诗》一卷,于二本略有增补。1933年董士恩汇刻其集,凡文四卷、诗五卷、词一卷、年谱一卷,是为足本,藏首都图书馆。 

 

隰西草堂诗集五卷文集三卷词一卷附一卷拾遗一卷_续修四库全书·集部 1394.djvu
隰西草堂集拾遗 苇间老人题画集.uvz

隰西草堂集拾遗_罗振玉学术论著集  第5集  上_12793823.zip 

 


图片[1]-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2]-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3]-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4]-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5]-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6]-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7]-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8]-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9]-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10]-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11]-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12]-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图片[13]-万寿祺与《隰西草堂集》-老淮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