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学者诗人徐嘉 / 童玲

徐嘉(1834-1913),字宾华,一字遁庵,江苏山阳(今淮安市)人。清道光14年生于河下镇一个贫苦市民家庭。父淮,字汇川,“年十二丧父,贫甚”,“两世寡弱,日食甘薯……祖母佐以针黹(针线活)。”徐嘉七岁,从程祝三先生启蒙。父母的日夜辛劳换不来一家温饱,后将徐嘉寄食于舅父家,从舅读书。其《哭项锦堂舅氏》诗有句云:“忆少从寄食,奋勉忘无家。”继又入杨尧臣先生私塾从学,少年的徐嘉备尝生活的艰辛,读书十分刻苦。“嘉年十二、三因家贫废读,先生至流涕劝留读,不受束修,故得卒业。”(《宾华丛笔》)杨尧臣,字元凯,诸生,能诗,徐嘉得其指授,也善于写诗。徐嘉十余岁诗即写得很出色。禹柏华(字笛仙)在《赠徐宾华(时年十三)》诗中写道:“碧天如水月三更,闻汝新诗脱口成。”徐嘉在《宾华丛笔》中曾写道;“禹笛先生知余最早,每出城即过杨尧臣师塾,执余手慰诲殷切。”

1854年(成丰四年)徐嘉以府试第一入学,时年21。淮安府知府恒砺堂(廉)爱其文,为纳粟太学生(捐监生),使应顺天乡试。次年赴京,与尹耕云、裴荫森订交。顺天乡试不售,归里。此行成诗多首,收入《味静斋诗存》。1858年再应顺天乡试,又不售,与高子子上(延第)同道归里。假馆陈云卿(名步龙)家馆授生徒,从此开始了教读生涯。1859年赴浙应借闱乡试,再不售,他与学子游览了西湖诸名胜,写了不少吟咏的诗篇。1860年捻军占河下,攻淮城,陈云卿避居泾河花园庄,以诗召徐嘉,徐乃馆于泾河。“马樱花落雨潇潇,旧馆泾南第四桥。饥雀空仓深黑夜,一灯如豆话南朝。”(《泾河感旧诗》)陈云卿也是一位学者,善诗,爱读《离骚》,主客相处十分融洽。1861年冬为《河下园亭记》题六十绝句,一夕而成。作者李辛樵(元庚)已于1860年逝世。此诗应作者之子李钟骏之请而写,《味静斋诗存》未收。

1862年徐嘉与李钟骏主河下养蒙义塾,课后以诗歌相唱和,徐嘉自奋于学,时向师长宿儒好友请益,诗写得超出同辈。研读前贤诗集如饥似渴。这几年他读完了张养重的《古调堂集》,吴进的《一咏轩诗草》、潘德舆的《养一斋集》,吸取众长。“养一斋诗尤所服膺而奉为圭臬者也。”(《沈隽卿诗序》)

1866年徐嘉迁居入城,赁屋以居,嗣后在城中就馆。

1870年(同治九年)江宁乡试中举,年37。1871年赴京春闱不第,回淮后继续“家居授徒,以经世致用为主。品行不规于正者不纳,后生有一善,称之不容口,来学者日益众。”(《续纂山阳县志》)1880年(光绪五年)以届大挑之期,辞去王寿萱家馆,荐段朝端继馆于王氏(见《段朝端小传》稿)。在京与沭阳王子扬(诩)订交,二人久以诗名,一见倾心。春闱报罢,内阁大挑二等,例授教职。以母老不赴省谒选。馆于西长街尹宅,尹颜钺(字子威)、尹颜鉌(字转叔)兄弟从学。又历四年,徐州太守桂履真(中行),聘请徐嘉去徐州就其家塾,于1884年底结束了家乡的馆事。徐先生从1858年开始到1884年底整整在家乡教书二十七年,他为淮安培养了许多有学行的人,笔者仅知学者,如王鸿翔(研生)、徐钟恂(绍泉),二人均为清末进士、翰林,工书善画,有诗集传世;王锡祺(寿萱)《》的编纂者,近代著名出版家;清末民初的淮安名流裴楠(耔青)、秦遇赓(湘渔)等。

1885年春,徐嘉应聘赴徐州,与金坛冯梦华(名煦)订交。冯是晚清探花,曾任安徽巡抚,他又是学者、诗人,“江左诗派”的领袖人物。其诗论宗潘养一(名德舆)先生。冯说“(余)久访养一先生余风流韵,今迟之且二十年,而得之于宾华”。他对徐嘉诗集《味静斋诗存》十分佩服,主动为其作序。1887年在友人、学生一再催促下,其诗集问世。

在徐州,教授之余,徐嘉游览了云龙山诸胜迹,多有诗作,桂氏藏书甚富,借以校订《顾诗笺注》,使他对顾炎武诗的研究更为深刻。他还访明遗民诗人万寿祺(年少)遗迹,将《隰西草堂集》,付手民重印。1889年徐嘉应陈仲英之聘,去浙江金华就其家馆,课其子珊源、慕韩,侄子舫等。约二年,陈仲英离职,先生亦辞馆归里。

1891年开始徐嘉主讲于精勤文社、盐城书院、尚志书院,前后十余年。他谆谆教导生徒,不但教授四书五经,还教授《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等,要求学生触类旁通,书要“读得进,走得出”,以培养“真才实学、品端有为之士为己任。”他说:“国家三年得一状元,未必能得一真实读书可传千古之人……子弟得数贵人,不如得一贤人。”

1903年六月徐嘉被选任昆山教谕,结束了盐邑工作归淮,九月去昆山就职,年已70。昆山自兵燹后元气未复,荒草残碑,满目疮痍。徐嘉见之感慨不已。时甲午战败,变法失败,西学大量涌入,

徐嘉说:“今日者沧海潢流,强邻伺隙,不讲新学,则势不行,兼讲旧学,则力不足。非读经史不为功,徒读经史亦不为功。”(《致顾持白》)1904年九月赴苏州师范学堂(今苏州大学前身)任监院(即院长)之职,兼国文国史教习。本可展其素志,却因为维护封建伦理礼教,重旧学反对新思想,受到一些教员、学生们的反对。徐嘉向上级建议开除几位教习以示惩警,没有得到同意。1906年秋辞职,仍回昆山。时科举已停,书院多改学堂,徐先生仍主持昆山县教育,时境欠佳,本人与家人多患疾病,惟有藉诗抒怀。

1908年春猝患风疾,语蹇手僵,不能动笔。五月归里。1913年9月5日去世,终年80。著有《顾诗笺注》20卷、《味静斋诗文集》20卷、《丛笔》1卷、《杂诗》1卷、《拾沈录》两种、《夜存录》8卷等。

徐嘉的学术成就主要是完成了《顾诗笺注》。“顾诗”指顾炎武先生的诗集。徐嘉对明末清初的学者顾炎武的人品、学识、诗歌可以说是情有独钟,研究了一辈子顾炎武。鉴于世人“苦其诗多用古,非通人不能晓”,徐嘉决心为顾诗作一个笺注。他的好友顾云臣说;“(徐)黎明即起,握管不辍,历十年,检书四百余种,四易其稿”,这部20卷的传世之作《笺注》,在诸友人的资助下,终于刊刻问世。这部书的价值在于:《笺注》征引说博,资料丰富,使读者更进一步的了解明末清初爱国志士为拯救明王朝或起兵抗清或遁迹山林的可歌可泣事迹,是研究“明遗民志士诗人”的一部重要参考资料。

《笺注》还从多方面阐述了顾炎武“经世致用”的思想,使“亭林之志得大显于后世”,为以后对顾诗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近人钟仲联选、钱学增注《清诗三百首》所选顾诗数首,多采用徐嘉《笺注》的史料和观点。现代研究顾炎武思想、史实、著作的人,《笺注》是必读的基本书籍。

徐嘉的文学成就主要是《味静斋诗文集》。近代大学者余樾(曲园)说《诗文集》“质直而有味,清疏而有物。记载时事,敷陈义理,无不曲尽(《诗文集·序》)”李洋则称“味静斋文,慷慨激厉或多忧世之言。”徐嘉生活在晚清那个中华民族受尽屈辱的时代,七岁时鸦片战争爆发,清末一系列的事件,都亲目所睹,他深知清王朝国事、吏治、教育、治安都坏得不堪收拾。他在自己的著作中发表了不少真知灼见:

1、关于学校教育。他认为“士之以时艺进身者,大都志温饱,放利而行唯恐沟壑,名为士而实非士也。”教育要培养国家有用之人材,而不能是一些苟且钻营为自己发财的碌碌无为之辈。

2、鸦片的输入,使中国深受其害,鸦片的禁而不绝,根源在“官”。“县令多有嗜吸鸦片之癖,以未为卯。”(《复段笏林书》)在官吏们中间鸦片禁绝了,鸦片才可能在百姓中彻底扫除掉。

3、关于“马江之战”的失败原因,他指出是清王朝官吏的无能与“内奸”的作祟。“皆误于力主和谈,甘心割地之人,是人不去,未可言战,并不可为国。”(《复陈惕庵书》)

4、社会动乱的产生。治安的败坏,主要是因为“劣绅瞀(mao)董,胥吏之徒又阴联党羽”而造成的。其看法虽未切中要害,但也不无道理。

徐嘉一生写诗四千多首,刊刻了二千首左右。近代史上的重大事件,在他的诗中均有所反映。

扶桑烽火彻辰韩,龙节貂冠大将坛。
藩服疏防和战误,岩疆专任古今难。
谁司管龠无应泣,尽化尘灰海不寒。
岁岁糜金称劲旅,更无一矢射楼兰。

这是一首反映中日甲午战争的诗歌。1891年春朝鲜爆发东学党领导的农民起义,请清政府派兵镇压。清政府派叶志超率兵二千到朝鲜牙山。日军乘机出兵占领汉城。7月,日军向平壤驻军发起进攻,年年岁岁花费千万两银两建起来的“劲旅”一触即溃,“更无一矢射楼兰”,叶志超不战而逃。“谁司管龠天应泣”指李鸿章一味避战主和,海军提督丁汝昌率领舰队,经黄海之战毁伤殆尽,“尽化尘灰海不寒”全诗情感深沉,观点鲜明,读之令人痛心。

又如《重有感》云:

辱甚燕云十六州,坐令中夏小全瓯。
豸冠泣数弥天罪,狐媚宜防献地谋。
史策千秋更无两,沧溟万国可胜忧。
脐燃郿坞墙排衍,家有元凶待汝酬。

此诗写于签订“马关条约”之前,以石敬圹献地的故事唤起国人警惕,误国之人终将要象董卓一样受到人民的惩罚。

再如《阅日报》(二首录一):

计息九百兆,载书四十年。
从古骇未闻,祸稔寻盟前。
神州竟如此,朝野难安眠。
岁币穷海宇,八荒益骚然。
官邪地力尽,民病天心怜。
税亩复间架,诸色征敛全。
割肉投馁虎,榷管如火煎。
请问谋国人,何计重筹边?

此诗写于1902年,“辛丑条约”签订以后。条约规定中国向八国联军赔款白银四亿五千万两,分39年偿清,年息四厘,本息折合白银九亿八千多万两,“计息九百兆”。即指此事。朝廷的腐败,神州被蚕食,百姓于水火之中,以至“八荒骚然”。地方官吏拚命搜刮,老天对人民电起了同情侧隐之心。对于列强的入侵“割肉投馁虎”是不行,“请问谋国人,何计重筹边”,这是对当政者愤怒的斥责,细嚼全诗,能不令人憾慨万千!

徐嘉是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思想守旧。他的诗文有不少表现了对新生事物的抵制,如对西方科学引入的反感。他对太平天国运动、捻军起义,以至对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基本上持否定态度,应予批判。当然我们不能因此而否定他在学术上和诗文创作上的成就。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