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士《蕴愫阁集》

盛大士(1771—1839),清画家、诗人。字子履,号逸云,又号兰畦道人、兰簃外史、悔生居士。江苏镇洋(今太仓)人。嘉庆五年(1800)举人,官山阳教谕。为钱大昕弟子。善画山水,称娄东嫡派。林昌彝谓其“修学好古,发为骈四俪六文,鋔刻隐隟,扬榷丽藻”,其为诗“盘薄郁积,蝹蝙萎蕤,连犿谲诡,纵恣自喜,出入昌黎、昌谷而时逶迤于欧、梅、范、陆间”(《海天琴思录》)。著有《蕴愫阁集》、《琴竹山房乐府》、《溪山卧游录》、《泉史》、《朴学斋笔记》。生平事迹见《清画家诗史》已上、《晚晴移诗汇》卷一一四。

淮阴竹枝词

盛大世

垂杨夹岸翠浮螺,听水听风劳者歌。
试向荻庄深处望,帆樯争似乱山多。
(荻庄在淮郡北关外,地近河嘴,往来舟船如织。)

女墙缺处野烟生,新旧城楼绕夹城。
楼下水门舟一叶,略窥人影未分明。
(淮安旧城之北,别筑新城,其中间谓之夹城,有水门可通小舟。)

冶游裙屐映缤纷,宛转红桥绿水痕。
同看珠湖好明月,木兰舟过柳衣园。
(柳衣园系程氏别业,与荻庄相对,红桥绿水,如入画图。)

郭家池馆藕花风,香在空濛水气中。
并舫似怜花解语,霎时鱼戏各西东。
(旧城西北隅即古郭家池,四面筑堤,禁捕鱼者。每荷花开时,映日烘霞,自饶胜致。)

十里邮亭两岸舟,春风送客宴花楼。
夜潮好趁风帆利,似识明朝阻石尤。
(淮人呼利曰累,舟行风利,辄云风累,客多忌之。)

新蒲入馔酒频携,歌管深宵醉似泥。
一种离情消不得,劝郎且莫啖秋梨。
(淮人酒筵,多用蒲菜,味颇鲜美。供具蔬果,惟秋梨不多见,或云梨与离字同音也。)

市头灯火杂喧豗,守岁家家户尽开。
好过春朝新日子,有人除夜送书来。
(每岁颁发时宪书,淮人转相传送,谓之送日子过年,犹言度日容易也。或无人送而自买,谓之买日子过年,犹言度日艰难也。)

咬春盛集新年客,熟食还储隔岁餐。
接饭待过三日后,厨娘手治五辛盘。
(淮人除夕蒸饭,供于神位前。新正三日,以饭舁于厨下,谓之接饭。其未接饭以前,皆食除夕余肴。)

无力游丝掩幔钩,春来思妇怕登楼。
千金亭畔青青草,并入眉痕一线愁。
(亭在淮阴故县西。韩侯微时钓鱼于此。既贵,报漂母以千金,后人筑亭其上。)

楚王庙前车马多,韩侯祠畔人肩摩。
西街别有吟秋客,独向蒲葭巷口过。
(楚王庙在府治南,韩侯祠在漕院东,皆旧城通衢,㕓市极盛。蒲葭巷在西长街之南,幽栖地僻,嚣尘绝少。)

双株火树吐银花,新嫁娘来众客夸。
要乞榛桃与兰麝,绣帘风动笑声哗。
(淮俗,娶妇彩舆鼓吹,有文木双株列炬,目之为庭燎。新妇入门,众客盛夸其美,争索果品香料,以为欢剧。)

水边楼阁影周遮,六曲阑干整又斜。
家在钵池山上住,秋来多种凤仙花。
(郡城西北二十里,有钵池山,山旁有屋。相传王子乔炼丹于此。丹成,试与鸡食,化凤而去。)

芦花飘萧夕照微,北来鸿雁音书稀。
闻道运船迟进闸,授衣时节望郎归。
(淮人自北归,有附粮艘者。每岁八九月间,粮艘齐进天妃闸,则行人至矣。)

泛宅浮家狎水鸥,每论生计不胜愁。
要移军饷关前住,秋圃黄花插满头。
(军饷关在南门外,有杨处士家,菊花极盛。)

四面鵁菱芡香,天妃宫在水中央。
旧时亭榭都零落,衰柳千丝送夕阳。
(旧城西南隅为郡守诸公游宴之地,古有紫极宫,改为天妃官,在水中央。昔年芰荷杨柳,所存无几,而游踪亦绝少矣。)

东厢西厢促织鸣,九月十月寒风生。
小姑闲倚中庭月,不识天边织女星。
(淮人不习纺织,妇女多闲处者,农桑敦劝,是在良有司矣。)

黄河东下走惊湍,砥柱中流亦大难。
官府文书循故事,年年秋汛报安澜。
(往时河水屡溢,官吏奉行故事,每逢秋汛,即报安澜,而民间水患,未尝尽息。比年以来,南河底定,人始庆忭云。)

飞燕㝷巢识主人,一枝栖托亦艰辛。
林间有鸟自来去,好过一年淮上春。
(漕帅驻节淮安,凡卫所官弁,僦屋而居,度用日费。每春夏之交,有鸟鸣曰“淮上好过”,官弁闻之,或相谓曰:“淮上殊不好过也。”)

迢迢驿树白云隈,风色津亭暮鼓催。
忽听樯乌声不断,前头可是豆船来。
(淮关榷税,多取给于豆船,其余货物皆次之。)

凉月如弓挂短檐,村村晚稻刈腰镰。
一畦寒菜霜初肃,唤买街头老少盐。
(淮人以运盐为业,老弱不能负担者,各携筐筥以卖,谓之老少盐。)

出处:(清)盛大士《蕴愫阁诗续集》卷二 清道光四年刻本

 

 

图片[1]-盛大士《蕴愫阁集》-老淮安

图片[2]-盛大士《蕴愫阁集》-老淮安

图片[3]-盛大士《蕴愫阁集》-老淮安

图片[4]-盛大士《蕴愫阁集》-老淮安

图片[5]-盛大士《蕴愫阁集》-老淮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
    • wrin的头像-老淮安
    • 秋意迷离0
      淮安真是历史悠久 😆
      10月31日 06:03回复